您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人工智能 > 正文

谷歌智慧城市之困:隱私問題成為跨不過去的坎

 

本文系網易智能工作室(公眾號smartman163)出品。聚焦AI,讀懂下一個大時代!

【網易智能訊10月29日消息】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創新城市部門SidewalkLabs目前在信息隱私問題上陷入了困境。

他們失去了數據信托首席專家和顧問安·卡瓦吉安(AnnCavoukian),該機構將批準和管理多倫多概念智能社區Quayside內部的信息收集。安大略省的前信息和隱私專員Cavoukian不同意當前的計劃,因為其將賦予信托批準數據收集在源頭上匿名化或“去識別”(de-identified)的權利。她說:“我在這方面經歷了一段非常艱難的時期,我對此不能接受。”

Cavoukian的退出加大了人們對SidewalkLabs和城市數據的懷疑,這些數據將在Quayside獲取,這是一個計劃中的智慧社區的第一部分,叫做“SidewalkToronto”。谷歌一直堅稱,該社區將遵循“隱私設計”,這是Cavoukian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首次出版的一個框架。這種方法確保在設計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考慮到隱私,以在公民權利和創造更智能、更高效和環境友好的生活空間所需要付出的之間取得平衡。

自去年被選為Quayside規劃合作伙伴以來,谷歌一直在討論如何采用該框架。該團隊已經與包括Cavoukian在內的公眾和技術專家舉行了無數次會議以解釋其想法,并確保在明年年初的“主創新和發展計劃(MasterInnovationandDevelopmentPlan)”中將所有人的關注點考慮在內。該計劃實際上是最終的宣傳或提議,并需要在任何建設工作動工之前得到多倫多市政府的批準。

當然,隱私問題一直是被討論的話題。介于谷歌在廣告業務方面的聲譽以及他們對數據收集所傳遞出的模糊信息,一些多倫多人感到緊張。

 

盡管如此,進展在慢慢推進。上周,谷歌在Quayside發布了一些關于數據治理的初步建議。底線是:它希望通過其他人來處理這個問題。谷歌SidewalkLabs部門建議成立一個獨立的信托機構來負責監督該社區的所有數據收集。如果任何公司想要建立公民追蹤硬件或服務(包括SidewalkLabs在內),他們首先需要向信托機構遞交一個名為“負責任的數據影響評估”(RDIA,ResponsibleDataImpactAssessment)的申請。一些申請可以“自我認證”,或者快速審批,而另一些申請需要仔細考慮。

谷歌方面表示,他們的申請都將遵循Cavoukian的隱私設計框架。但問題是,信托機構也有權利批準那些不會在源頭上使數據匿名化的申請。在提案文件中,谷歌團隊給出了一個涉及公共公園攝像機的理論案例。他們表示,這個申請不能自我認證,因為它涉及到個人信息。然而,它可以被批準,條件是視頻片段只用于公園的改進,而且這些文件會在7天的滾動基礎上被銷毀,該公司還需要在攝像頭附近豎立標志,并將其位置添加到公共注冊中心。

這種回旋的余地與Cavoukian有關。她認為,所有的Quayside數據都應該在源頭上被匿名化以維護公民的隱私。她說:你就可以打賭越來越多的數據將以個人身份的形式被收集起來,因為那是寶藏,這正是每個人都想要的。

上周,Cavoukian在多倫多的數字戰略咨詢小組會議上聽到了這個決定。“SidewalkLabs毫不含糊地告訴這群人,擬議中的公民數據信托將擁有廣泛的權力,包括與個人數據“去識別”有關的決定,”Cavoukian在她的辭職信中寫道。“SidewalkLabs表示,將個人隱私數據匿名化將被‘鼓勵’,但這一決定將由他們自己決定。”

對此,SidewalkLabs則持不同的觀點。該組織致力于保護隱私,并將遵循Cavoukian的框架。然而,它并不認為它應該負責在Quayside制定政策。該團隊認為,一個獨立的信托機構將會更好地做出這些決定——即使他們允許其他公司收集個人可識別的數據。

 

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上周召開的濱水區多倫多數字戰略咨詢小組會議上,很明顯,SidewalkLabs將在近期有關Quayside的數據治理框架的討論中發揮更有限的作用。SidewalkLabs已經承諾通過設計來實現隱私原則。盡管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但是否需要其他參與Quayside項目的公司被要求這么做,這一問題不太可能很快解決,而且可能超出了SidewalkLabs的控制。”

因此,爭論的焦點是,谷歌的團隊是否應該促使信托機構在源頭上將數據“去識別”。

在Cavoukian的信中,她說:“想想后果吧:如果個人信息數據在源頭上沒有被‘去識別’,我們將會創建另外一個個人信息的中央數據庫(由誰控制?)。如果沒有數據主體的同意,這可能會被使用,這些信息將暴露在黑客攻擊和未經授權訪問的風險中,我們都知道,現有的加密方法并不絕對可靠,并可能會被破解,這可能會使多倫多居民的個人數據泄露。為什么要冒這樣的風險?”

 

Cavoukian現在正在向政府單位施壓,為了改變公司的想法,并在源頭上強制取消身份識別。“你必須制定法律,”她說。Cavoukian并不是第一個放棄Quayside項目的隱私專家。薩迪亞·穆扎法爾(SaadiaMuzaffar)是TechGirlsCanada的創始人,她于本月早些時候離開了數字戰略咨詢小組。在一封辭職信中,她說,WaterfrontToronto“對不穩定的公眾信任和社會許可缺乏領導能力”。她說,顧問小組“誠心誠意地”參加了會議,但“公然漠視居民對數據的擔憂”。

這些分歧將增加多倫多人的擔憂,谷歌SidewalkLabs團隊仍然有時間來解決這些問題,并制定一個讓每個人都能接受的總體規劃。不過,如果該公司持續讓公眾對其失去信任。(選自:ENGADGET作者:NickSummers編譯:網易智能參與:nariiy)

【全面了解谷歌AI城市,請點擊查看往期報道>>AI的烏托邦!谷歌母公司正在建造超級智慧城市】

關注網易智能公眾號(smartman163),為你解讀AI領域大公司大事件,新觀點新應用。

上一篇:冬奧會上路!2022年北京智能網聯汽車規模將達千億 下一篇:第二屆中國青少年創新程序設計大賽在京舉辦
標簽:

相關文章

    最熱文章
    閱讀榜
            精品推薦 recommended products
              {"remain":4958814,"success":1}http://www.unohsg.icu/tech/2018/1029/55844.html
              怎样玩时时彩才能稳赚不赔